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dxjgdwzhang01的博客

问我家乡在何处,太行山下北水峪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曾经的军人。爱好文史哲、政治理论、社会学等方面的学习。善于思考和写作,兼有摄影、旅游等兴趣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我更悲伤于汉语的沦陷  

2015-01-05 12:54:11|  分类: 文化论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搏海拾贝】

我更悲伤于汉语的沦陷

作者: 熊培云

我更悲伤于汉语的沦陷 - 子实 - 子实网易新文苑

  

周五下午给学生们上课,讲政治与话语。因为最近忙着诗文集的出版,我顺便谈到了诗歌。我问在座的一百多位学生,是否有人在教科书以外读过诗歌。举手者寥寥,只有九个。

 

如果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结果应该是反过来的。

 

对此,我并不感到惊讶。事实上,在这些学生成长起来的这十几年,我也忘记了世界上还有诗歌,忘记了我的生活还需要诗歌。十几年来,我们丢掉了诗歌,也丢掉了世界上最精致的语言。

 

海德格尔说??“语言是存在的家园??”,笛卡尔说??“我思故我在??”。我们无一不是通过语言来思考,通过思考构建自己的存在。而我们所寄身的这个时代,正浸淫于一种整体性的堕落之中。官方话语充满了《一九八四》里的新话,装腔作势、口是心非;知识分子固步自封,将文章写成了隐语,需要一个密码本方可破译;而市井之言,更是无一字不可成脏话,带着各种粗暴与粗鄙登堂入室,走到了媒体的追光灯下。

 

时至今日,古老而优雅的汉语,剩下了什么呢?

 

……

 

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

 

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?

 

暮春三月,江南草长。杂花生树,群莺乱飞。

 

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。

 

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

 

众里寻他千百度。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

 

……

 

回想起那些令我心驰神往的句子,我时常隐隐心痛。我们的诗意,去哪儿了?我们的敬语与谦词,去哪儿了?我们的道与理,去哪儿了?这些年来,我不仅悲伤于回不去故乡,更悲伤于汉语的沦陷。那本是我须臾不分的存在的家园。

 

我们来到这个世界,总得留下点精神上的光亮,而不只是没有节制的消耗与肆无忌惮的中伤。而这个时代,我们为子孙后代留下了什么?几百米高的摩天大楼、几百米深的工业废料,以及各种堆积成山的谎言和深不见底的肮脏?

 

我靠汉语生活,不只因为我是一个写作者。但有时候我宁愿自己不懂汉语。我希望自己能听到中文的腔调,却不必懂它们的意义。我不想被空气中的腐朽与自暴自弃的气息感染。

 

我记得作家哈金说自己??“逃亡到英文??”。可是,我却无处可逃。我知道自己会把一生交付给文字——而且注定是汉字。虽然我还算懂两门外语,但我不想用英文,也不想用法文写作,我只想用汉语写作。我喜欢雕刻在汉字里的时光、意象、情义与韵律。我在那里构筑了我的意义的城池,甚至乌托邦。

 

现代社会,每个人都是意义的孤儿,都必须对自己的言行负责。在此我不想说悲观的话,我也无法要求或限制别人不去使用话语暴力与政治谎言。我唯一能做的是守护好自己的语言。我尽可能用好我的每一个字,每一个词,带着内心的诚实与自由,带着我的灵与肉,带着我对汉语初生时??“天雨粟,鬼夜哭??”的敬畏。我相信我的语言中有神明。我愿借着我的语言,从一颗心抵达另一颗心,而不是上战场。那些借着语言去杀戮与征伐的人,注定会失去自己的语言。

 

我一直在强调寻找适合我自己的写作方式,是比拓展我的言论自由更严肃的事情。不管是现在写评论、诗歌,还是将来可能写的小说,我会尽一切可能不辜负汉语所给予我的恩赐与荣光。我要带领好我自己,我不能接受汉语在我笔下堕落,一个字也不可以。

 

转自:作者博客

2014/12/29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